武汉冶建工程裂缝处理中心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27-8256236
邮箱:service@yuanchg.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大涌红木家具:红木市场前行与彷徨

编辑:武汉冶建工程裂缝处理中心  字号:
摘要:大涌红木家具:红木市场前行与彷徨
广东省中山市大涌镇,有“ 中国红木家具生产专业镇”之美誉。

这个红木专业镇既参与了《深色名贵硬木家具》行业标准的修订,又参与了《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的起草。在30多年的红木家具产业发展轨迹里,大涌镇经历了从家庭作坊式生产到规模化、专业化、科技化的产业集群的转型,同时也切身体会并呈现着中国红木家具市场的前行与彷徨。

大涌镇的发展轨迹,被人们用4个字形象地概括,即“无中生有”。

红木造就的城镇

这座位于中山市城区西南部十多公里的小镇,谈不上有什么森林资源,却有着占据全国过半市场份额的红木家具产业集群。

如今,站在大涌密布着红木家具厂、商铺的街头,在各色大红色宣传招牌的包围下,人们很难想象,在30多年前,它还只是一个交通不便、水田密布、河网纵横交错的农业小镇,并且和珠三角其他地方一样,林木资源匮乏。

大涌红木家具衍生自早期的坤甸木家具。

改革开放初期,嗅到自由市场气息的大涌农民为了致富,开始走出去到外面发展,还有一部分人则留在当地做家具。上个世纪70年代末期,被称为大涌红木家具“祖师爷”的林新活,最早利用村里修缮祠堂庙宇拆换下来的坤甸木 建筑构件,从修理旧家具起步到制作家具出售。生意日渐红火之后,林新活招收了一批学徒,办起了大涌第一间家具作坊。

大涌人认为,坤甸木并非是木材种属名称,而是某些硬木的统称。坤甸是印尼西加里曼丹的首府之名,是印尼古老的经济中心和重要港口。古代东南亚海上丝绸之路,有不少中国商船从坤甸返航,所用的压舱木多为材质硬重的东南亚硬木,因其源自坤甸,故被称为坤甸木。后来,人们开始用这种木材制作硬木家具。

坤甸木色泽黄褐至棕褐色,结构细致匀称,纹理多斜行,其优点是材质坚硬,而价格比酸枝低廉。坤甸木在广式家具中占有重要的位置,一般富裕中上层人家多用酸枝木、花梨木等材质;而中下家庭则使用坤甸木。在大涌,至今还有人收藏着前几代人遗传下来的坤甸木家具。

1979年,4名大涌人凑足几千元资金,合作创办大涌第一间家具厂,主要生产拉床(两用沙发椅,白天作沙发,夜晚作床)。

中山市红木家具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总工程师曹新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传统家具在木材选择方面非常讲究,而大涌乃至整个广东地区,制作传统家具所需的木材资源却非常短缺。改革开放初期,香港、台湾的木材商从世界各地采购木材,在香港和黄埔港拆分,再卖给小木材商。政府支持本地农民,出面作保,这样农民就可以到中山市木材公司赊上一根原木,去广州黄埔港提货,并在广州加工成锯材,拉到大涌做成家具销售,挣了钱再去买木材。

大涌红木家具协会会长萧照兴,在1982年办起了自己的家具厂。“当时店是开在马路边的,把顺德北滘的工人拉过来做。那时候需要的资金不多,10万块钱就可以做。发展得很快,当时很少人做,只要生产就可以了,不需要担心销路,”萧照兴说。

大涌没有矿产资源,也没有工厂企业,家具制造行业的发展势头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当地人加入。在萧照兴创业初期,当地家具厂屈指可数,而后每年以翻几番的速度蔓延。据萧照兴统计,在大涌红木家具协会注册的会员有七十多家,整个大涌镇如今有四五百家家具企业,其中,有不少为外地人在大涌开办。

1989年,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红木家具行业已迅速发展起来,为了能有更大的发挥空间,招赞惠果断“下海”,自己办了一家红木工艺厂。早在1979年开放后,外贸部门独把木头进口的局面已经改变,进出口公司都可以进木头,木材开始充裕起来。很多个体户开始办小工厂,想办法找木头做家具。在大涌的上百家家具厂,路边前面是铺,后面就是工厂,做完就拿到前面的铺去卖。广东的家具到北京很抢手,红木家具市场火热,大涌亦随之迅速发展起来。

“没有木材,大涌将无路可退”

大涌红木家具经营者普遍反映,东南亚国家不大,经过多年砍伐,木材已经不多,近几年从东南亚进口的木头品质越来越差。尤其近年来很多东南亚红木生产国禁止原木材出口,导致红木木材供应紧张、价格不断攀升,红木家具生产面临着原材料紧缺、成本不断上升等困难。原先做东南亚木材的厂家相对已经减少,开始转向做非洲木头。

2007年,大涌镇为了确保材质源头,由镇长文卫戈带队,组织了大涌十几位红木家具商专程赴南非、莫桑比克参观考察原材料市场。针对非洲莫桑比克禁止原木出口这一壁垒,大涌镇以商会的名义在非洲成立了专业采购公司,对红木原材料实行集体采购,并进行“简单粗加工”后再进口至国内。

而从2011年开始,非洲对木头的出口控制又开始加紧,以前出口的是圆木,现在都是板材。招赞惠曾在一段很短的时间里用过南美的木材。招赞惠说:“有一种比较像酸枝木那种木材,但是最后木材鉴定不承认是红木,所以不敢去标红木。后来这个木材就越来越少用了。”

萧照兴说,“很久之前我们就意识到红木木材终归是越来越少,生长出来没有砍伐那么快,所以修订这个标准的主要目的,就是考虑到这个行业可持续发展。作为一个行业,第一要考虑的是资源。没有资源的话,别说大涌,整个中国红木家具产业,都无路可退了。”

大涌的红木家具产业聚集度,在国内位居前列。对于大涌和红木家具市场的前景,曹新民认为:“现在,我们首先要解决的不是产业转型,是产业生机的问题。我们要把传统技艺跟现代木材加工技术结合在一起,进行产品创新。我们要做当代的一流家具,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要做当代的硬木家具;还要提高整个行业的劳动生产效率,来消化木材涨价和劳动用工成本的增高。”
上一条:家具业或迎来“马太效应” 下一条:海口红木家具乱象丛生 以假乱真利润达10倍